《都重生了谁考公务员啊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最酷中文网zkzww.com

尹燕秋讲完三件事,给大家上了个紧箍咒以后,这才开始上课。

陈着的数学解题能力没有丢,听起来还是挺轻松的,两节课以后大概9点50左右,校园广播准时响起振奋人心的运动会进行曲,所有学生都得下楼做课间操。

一般这种时候,大家都懒洋洋的不太想去,有些“自认为很有背景很有实力”的学生,直接就趴在桌上睡大觉。

如果值日生过来催促,还要被骂一句“滚开”。

但是真的没人搭理他,这些“实力学生”又会傻乎乎的抬起头,有种想装逼无处使的感觉。

当然了,大部分学生都是磨蹭一会然后乖乖下楼做操,不过一般都会找个伴,不然感觉那段路会走得特别尴尬。

按照班级顺序站好以后,大家就跟着广播做操,总之动作一定不能太规范,否则是会被群嘲的,陈着至今都不知道什么原因。

陈着也是随大流的做着,不过,当第六节“转身运动”开始的时候,曾经的记忆提醒自己要集中注意力了。

因为,在这一节可以看到俞弦。

俞弦是学美术的艺术生,她所在班级是高三(1)班,和陈着的高三(11)班正好头尾相连。

站在陈着的位置,如果“转身运动”时故意慢半拍,可以正大光明的看她一眼。

不要笑,这就是十六七岁的高中生,对于漂亮女孩真实而腼腆的暗恋。

这种暗恋很单纯,有时候因为下雨了不做课间操,心里还会淡淡的难过。

“一二三四、二二三四;;;;;;”

听着广播里的节拍,陈着心中一动,和过去一样故意慢了半拍。

在自己的右前方,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惊艳转身。

俞弦和宋时微是两种完全不同类型的女生,她留着一头垂腰长发,并且挑染了数根张扬的红色。

普通高中生不可能有这种“待遇”,不过俞弦是艺术生,校规对这类学生约束力没那么强。

只见酒红色的发丝披在肩膀上,跟随她身体一颤一颤的跳动,在阳光照耀下犹如流动的火焰。

俞弦是一张精致的瓜子脸,铺着一层淡淡的妆容,长长睫毛下那双明亮的杏眼里,闪烁着一丝不羁和泼辣,鼻梁高挺,红润的小嘴巴性感而妖媚。

最要命的是,俞弦敞开的校服里居然穿着一件紧身背心。

三月初的广州天气并不冷,正常高中生都是在校服里套了件长袖或者短袖的t恤,很少像俞弦这样的大胆穿着。

尤其是背心比较短,只能堪堪的裹住肚脐眼,白嫩的小蛮腰和平坦没有一丝脂肪的小腹,就毫无顾忌的露了出来。

青春期男生看到这样的女生,哪個身体和心理上不会有鞭化?

不过,传闻俞弦的脾气非常泼辣,曾经有个体育生想趁着人多牵一下俞弦的手,她当场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回敬。

从此,自觉不抗揍的男生,几乎都不敢追俞弦了。

广播体操结束后,各个班原地解散,有些同学回教室,有些同学去厕所,有些同学结伴去小卖部。

陈着和黄柏涵也打算一起去小卖部买瓶汽水,结果半道上好巧不巧的又碰到了俞弦。

她和女同学挽着手臂走在前面,弯着月牙儿眼角,偶尔还会发出一阵阵“咯咯咯”清脆的笑声。

黄柏涵捅了一下陈着,冲着俞弦努努嘴。

高中乃至大学,好像朋友之间好像就喜欢玩这一套:

如果a告诉b,自己喜欢c,那么只要在校园里碰到c,b的反应可能会比a更大。

黄柏涵就是这样的,每次在学校偶遇俞弦,这个狗东西都要和陈着挤眉弄眼的,以捉弄陈着为乐子。

不过现在陈着重生了,这么多年过来,俞弦更像是记忆里一个关于青春暗恋的符号,早就没有当年的悸动了。

所以,他只是“嗯”了一声,并没有什么反应。

“咦?”

黄柏涵有些纳闷,以为是陈着没有看见,于是小声的说道:“俞弦在前面呢~”

“哦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柳岸花又明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最酷中文网zk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坠落

坠落

甜醋鱼
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,周挽内向默然,陆西骁张扬难驯。两人天差地别,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。谁都没有想到,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。接着,流言又换了一种——陆西骁这样的人,女友一个接一个换,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,不过一时新鲜,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。后来果然,周挽转学离开,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。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。直到那晚酒醉,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,被挂断又重拨,直到周挽终于接起。她没
言情全本62万字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梦筱二
正文完结,番外更新中。【女主版文案】: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,卫莱被前男友甩了、豪门梦破碎后,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。那天,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,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,没想到前男友也在。她一个小角色,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。席间,前男友敬她酒:“恭喜,听说又有新恋情了。”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,新交的男友是谁。“哪个京圈大佬?”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,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。她随意说
言情连载38万字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忘书
专栏预收《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》求戳嗷呜~◆【收尾中】【世界五可宰】【18点更新】稚乔刚破壳,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。“你要让反派爱惨你……救命!哪来的婴儿工?!!”在系统一连串的“完了死定了”尖叫中,小稚乔粘上蛋壳,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,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……的腚下。疯批影帝(嘲弄):新型幻觉?病娇厂公(眯眼):暗算本座?魔化仙尊(冷笑):外置金丹?……蛋壳再次破开,露出里面粉雕玉
言情连载59万字
医汉

医汉

春溪笛晓
霍善从小没爹没娘,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,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。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,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——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。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《伤寒杂病论》。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《千金方》。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《本草纲目》。霍善:???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???数月后,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,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
言情连载71万字
破云

破云

淮上
城市天空,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,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,现场发生连环爆炸,禁毒支队伤亡惨重。三年后,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,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。英魂不得安息,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,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。在本文人设中,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,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,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,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。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,没有
言情连载138万字
我跟他不熟

我跟他不熟

笑佳人
高三开学前夕,小区超市。陆津转过货架,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,雪肤樱唇,眉眼认真。狭窄幽暗的空间,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。后来,同桌悄悄问何叶:“你跟陆津在一起了?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。”何叶:“没有,我跟他都不怎么熟。”再后来,同事找她八卦:“你跟组长一个高中?那以前认识吗?”何叶:“……认识,就是不太熟。”她刻意省略掉,高考后的那年暑假,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。·先校园再都市,清新日常
言情连载42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