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六眼神子的酒厂日记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最酷中文网zkzww.com

五条悟回到居所时,已近正午。

秋后的炎阳仍旧炙热刺眼,照得他昏昏欲睡,眼睛都有些睁不开。

开锁,进门,换鞋,脱衣服。

他打哈欠的手才举到一半,就有两瓶成年威士忌齐齐迎了上来。

两人眼里全是血丝,显得十分憔悴。

“哇!”少年被两人的样子吓了一跳,“你们干嘛?是趁着我不在,玩了通宵游戏没睡觉吗?……干嘛这么看着我?”

波本看着他叹了口气,十分无奈的样子。

“你没事吧?五条君。”苏格兰则拉着他,把他上上下下前前后后仔细打量了一番,没发现明显的损伤才微微松了口气,本就温和的声音被放到最软,钴蓝色的瞳孔中满漾歉意,“我们一直在等你。”

昨天波本和五条悟一前一后离开五条宅,他都是知情的,但没想到自家幼驯染会带着一身伤回来,虽然都是皮肉伤,但看着青一块紫一块的十分骇人。对方回来的时候,还带来了跟五条悟相关的爆炸消息。

因为已知品诺塔吉一行人里有两个明显同为里世界的能力者,在不确定五条悟的实力在咒术师中属于什么层级的前提下,他们不知道他能不能同时对付两个人,始终没法安心休息,在客厅里呆了一晚上都没回房间,结果一等就等到了今天中午。

所以,他们这幅样子,都是因为自己通宵未归吗?

这一天一夜,发生了太多的事情。

五条悟一路跟着波本到冲突现场,再追踪品诺塔吉一行人到秘密基地,又在组织和那些垃圾纠缠了半天,根本没找到任何休息的间隙,更不用说考虑家里两个卧底搜查官的心情了。

也就是说,他和波本在诊所门口分开之后,既没照过面,也没有过任何联系,难怪对方一副担心到肾虚的样子。

在组织里呆了这么多年,形形色色的怪人见多了,彼此间几乎都是虚情假意或者利益相关,除了关系错综复杂的宫野家,五条悟很少有应对普通人善意的经验,面对两双灼灼的眼眸,有些生疏地扭头不敢直视,只有嘴上还在坚持:

“我能有什么事……我劝你们正常点哦。”尤其是要想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,在这里是干嘛的。

何况……

五条君什么的……

他歪了歪头,困惑:这称呼算怎么回事?因为自己救了波本,所以被彻底划入自己人行列了吗?

苏格兰对他的矢口否认并不买账,眉头蹙得更紧了,追问道:“你已经去过实验室了?品诺塔吉没有借机对你做什么吧?”

天知道他在自家幼驯染口中得知,五条悟为了救他,答应要去实验室接受品诺塔吉检查的时候,心中是一种什么心情。

少年从他一贯温和的钴蓝色瞳孔中莫名看出了几分谴责的意味,开始心虚起来,眼睫下垂,弱弱地道:“……我又不是第一次去实验室,能出什么事。只是被品诺塔吉那家伙按着做了一次体检,然后抽了一堆血而已。”

“这个人渣足足抽了那——么多血,上辈子一定是吸血鬼成精吧。”

五条悟咬牙切齿地比了一个夸张的范围,示意品诺塔吉是如何地丧心病狂。说着说着,声音从一开始的示弱卖惨,带上了几分真切的委屈。

于是苏格兰顺应心意,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——像早就想做的那样。

白发少年在他的触碰下,像受惊的猫咪般猛地往后倒退了一步,细软的发丝也从他掌心溜走,镜片后的眼睛瞪地溜圆。

“抱歉?”苏格兰回以坦荡的微笑。手感真不错,跟想象中一样柔软。

完全没看出你有丝毫歉意啊!

两双同色系的蓝眼睛,隔着墨镜互相对视。

最后五条悟率先扛不住对方真挚又温柔的目光,默默移开了视线。

——这种属性,太可怕了!

这时候,在边上的金发青年清了清嗓子,试图开口:“五条君,关于昨天的事……”

这又是在搞什么?

你们的城府呢?

你们的耐心呢?

已经急到需要站在玄关处进行坦白局了吗?

五条悟内心有一万条弹幕飘过,一步步往后退。

『好耶,本垒打!』虚空中传来某个吃瓜人士的叫喊声。

『你不要瞎起哄!就算是世界线重要人物,他们两个也只是非术师罢了,在解除咒术束缚上完全帮不上忙,只要我身上被动缔结的“服从乌丸莲耶的命令”的束缚不解除,就是那个烂橘子手上的一把刀,这你应该也知道吧?』

『对这样的我交付信任……』是疯了吗?

七年前,他逃脱失败被带回组织基地后,那些高层为了不再重蹈覆辙,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个咒术师,骗着对方对他使用了束缚,强制他必须听从那个烂橘子的所有命令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练眸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最酷中文网zk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升温

升温

咬春饼
【文案1】22岁时,所有人都劝付佳希,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。她搭了,结了婚,还给他生了个孩子。27岁时,所有人仍劝她,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,还离什么婚?蠢?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,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——“岳总,这五年的辛苦费,您拿稳了!”【文案2】岳家祖母信佛,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:“我之夫妇,譬如飞鸟,暮栖高树,同共止宿”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,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。与付佳希分开后,才恍然记起
言情连载39万字
一枕娇

一枕娇

陈十年
【小甜饼,预收《求神不如求我》求收藏~】10.23休息一天~宝言生母身份微贱,又是家中庶女,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,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。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,并且胸无大志,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。一朝阴差阳错,失了清白,被人揭发。将要受罚时,却被太子的人拦下,众人这才知道,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,众人又羡又妒。转念又想,以宝言卑贱的身世,即便做了太子侍妾,恐怕也只是殿下
言情全本41万字
我跟他不熟

我跟他不熟

笑佳人
高三开学前夕,小区超市。陆津转过货架,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,雪肤樱唇,眉眼认真。狭窄幽暗的空间,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。后来,同桌悄悄问何叶:“你跟陆津在一起了?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。”何叶:“没有,我跟他都不怎么熟。”再后来,同事找她八卦:“你跟组长一个高中?那以前认识吗?”何叶:“……认识,就是不太熟。”她刻意省略掉,高考后的那年暑假,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。·先校园再都市,清新日常
言情连载42万字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危酒
多个世界已完结,可宰!日六,偶尔加更。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,晋升快穿部部长时,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——神豪养崽系统。于是,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。世界一:震后孤儿(完)原男主威胁小可怜,想让他身败名裂,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。世界二:娱乐圈假贵公子——在逃太子爷(完)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,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,石油大王叫他侄子,牧场场主叫他少爷?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
言情连载23万字
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

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

妖妃兮
人设:斯文败类小疯批X温柔娴静女主简介:(全文存稿放心入坑,使用指南简介下)沈映鱼死后才知道,她是话本里的恶毒女炮灰。她生前是权臣男主的假阿娘,自他幼时便不断对其各种折辱,待他权倾朝野后,第一个没放过的便是她。重来一世。她望着家徒四壁,还有眼前的漂亮少年,记起自己的结局。她决定,改邪归正!在她努力下与男主关系好转,日子过得也满意。后经媒人介绍了个有志青年,正打算合计一起过日子,却频发意外,似有何处
言情连载26万字
闪婚后把老公忘了

闪婚后把老公忘了

惜晞
(本文这周三入v,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,谢谢~)那天,黎枫夜班,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,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,高强度的工作,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。临下班前,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......
言情连载9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