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一秒记住【最酷中文网】地址:zkzww.com

说话之间即是傍晚,古秋玉看看这个看看那个道我出来一天整。小娟答道:“对,赶紧回去还得赶紧回来。凤你去拿五十两银子,多了二姨拿不动,拿回去给老太太看病用。”此时把古秋玉弄得张口结舌,不拿,穷人家亲眼得见,也是我自己向外抖弄事。拿吧简直说不好意思。

祝莲道:“二姨你怎还想不通呢,事情都说明的。这家你来当,我们只帮着你走这一步。赶快回去赶快把小瓶和二姨父请来,没时间愣着。”随叫孟玉琴郇玉荣你俩把银子拿好,送二姨家门上,你俩赶快回来。古秋玉左想右想,没有一点好主意。也只好服从,跟俩大姑娘向门外走去。宝珠等送出大门,又等玉荣俩回来方得回内宅。

古秋玉边走边自忖,想想前边想想自家,拐个弯抹个角,直截了当进了自己北屋。这间屋多年白墙还是结婚时刷的,都已被烟熏火燎成黝黑。她把银子扔在炕上,背靠两床被子坐一会。想呀想呀,想今天这所遇的事。心里似开得锅紧一阵慢一阵,硬一阵软一阵,她激动得头压在炕上,四个叉四通八达,两脚捶炕,两手一左一右。咚咚砸这个大坯,还接一层席,自己总想,要不摔不砸,不撇那碗不甩在前院去,恐怕请都不肯过来。这一下我还当上二姨。嘿哎呀,我说不好,我说不好。只见门帘呼的一声,黑咕隆咚摸上自身。古秋玉一见猛的急坐起,头咚的一声,跟着听哎呦呦的一声。

古秋玉方知是小瓶爸,厉声的道你向屋闯什么?德寿直跺脚道:“你撞我鼻子喽,这血我堵不住。”小瓶妈说:“你别转啦快去北屋,这屋没有洗脸盆。”他转身向外猛冲。只听哐的一声喂呦呦,我的妈那。古秋玉一听是二嫂子被德寿撞倒。德寿毛腰去搀二嫂子,鼻血流二嫂一脸,二嫂子被撞个仰脸躺呢,嘴里喊道:“德寿喂,是什么流出来黏黏糊糊,弄我一脖子一脸?你快躲开我。”

他还毛腰想把二嫂拽起,后边秋玉伸手就捶这德寿。德寿脚未得力向前一撮,正好把二嫂子压半身,把秋玉气得又踢又撞。

二嫂道:“小瓶妈你别捶他,他压我我受不得。你捶他他使劲更压我呢。你叫他起来,我自己会起来。”秋玉噗嗤乐道这是怎弄的。二嫂子道:“你就别管怎么弄的啦!反正是乱套喽。”

德寿爬起来向北屋紧走,小瓶听厢房乱折腾,慢慢出来,见她爸爸捂鼻子问怎么啦。德寿道你别问,洗验盆呢?小瓶去端脸盆。可水缸里水没多少啦,好歹凑合吧。

这厢房秋王把二嫂子拽北屋向炕上推。凤英道你要做什么。秋玉道上炕得劲,把裤带解开。边说边给解,凤英就推。秋玉道还有一点不老实。顺手把银子向裤裆摁,凤英就连推带说妈娘那,又硬又凉。我说小瓶妈你这是什么玩意?话没说完又一块。左边撑右边摁右边撑左边摁。

凤英道这家伙跟冰似的,你等我把裤带解开叫你随便弄。秋玉乐道那时叫你脱你不脱,这时你想脱,我不弄。跟着一块一块从裤裆抓出。

风英道你上哪里弄来的河光石?秋玉把银子都放进被子里,头一压靠墙躺下。凤英道小瓶妈你和我冒什么坏。秋玉不言语。停一会凤英站在炕上,把裤子抖弄抖弄,又缠好裤带,坐在炕沿,刚要问前边做什么叫你去。

德寿挑门帘进来,见都炕沿坐呢。他轻步的悄悄把二嫂一搂,凤英乐道:“今晚你两口子要做什么。你俩要睡觉我走,我不耽误你们。”秋王乐道二嫂子还想说什么?

风英道:“对喽!德寿快去北屋把灯端来,屋里有蝎子。”德寿心实,嫂子说啥是啥赶紧端来,一掀门帘凤英道:“你把捻拨亮着点,这蝎子不小。”秋玉还是乐。凤英道:“德寿你别把油叫这小瓶妈撞上。你就在地上站,我找。”一伸腰把被子拽过来一抖弄,哗哗银子都掉在炕上。跟着道:“小瓶妈,你出去一天挣这么多银子,德寿你给我打她口供。”

秋玉乐道:“这银子是我把小瓶爸卖掉。还没说一天的价多少,等干几天瞧,这是五十两做定钱。”凤英笑道:“有什么都方便。你问好小瓶答应吗?你作主,如闺女儿子都不答应,你的脸向哪放?”

小瓶听见声过来问道:“妈妈咯咯叽叽说什么呢?我爸今天住家里,该睡睡觉吧。我还想问一下,中午向咱家送一桌席,妈你知道吗。”秋玉道:“这我可不知道。呦,呦这哪来这么多银子?”小瓶急问妈快说有什么事,妈你看你喜欢的。

秋玉道:“那里等呢,不能睡觉。嫂子我跟你说马上叫小瓶过去,叫她爸也去。开好多买卖叫他领东。把事都交给咱们,马上去那里研究。叫咱们孩子都过那边去。叫小瓶爸爸赶紧找人,一半天货就来到,事不宜迟赶紧去。”

“二嫂子你先陪咱妈几天,等两天再看,这刚刚开个头。”小瓶跳脚道我穿什么去?就这一身怎见人呢?秋玉道:“咱家有什么你还不知道?还是我舍不得你穿?你去那边看看再说,也不能等做好两件衣服穿上再去,那里不能迟缓。都是和你一样大的丫头那里等着呢,咱马上走。”

外边小伙计喊呢,姑姑我们送席来,是六个人的。说叫三爷爷赶紧过去呢,那里等门呢,还有姑姑赶紧和三奶奶过去。

秋玉道:二嫂子咱又办后边去。拽着小瓶跑哇。是边回头叫德寿跟上。这德寿在此情况之下,也不能不紧追。三口子进得大门,四丫头把小瓶拽走,两个男的把德寿拽去。秋玉迷离迷糊也不知进入什么所在,反正是大围捻保险灯这屋挂三个。只见熟人是殷萍。

殷萍笑嘻嘻道二姨,这里是铺房的后边配房,前边是绸缎庄,外边大车二十辆卸货呢。走我领你去看。刚出街门马嘶人喊,道这箱里是罩灯,还有五十个手打汽灯,留神慢放一通热闹。姐几个转个弯又回另一个客厅。这里小娟柴凤珍祝莲金玲迎春宝珠还有德寿。

祝莲说呢,明天这里弄个招待地方。我们主要寻老诚人,会做生意为主,多寻徒工。拣那老诚的亲朋想办法拽他们一把。小娟道暂且开市,人位不足我们可以加入,等人位添足我们退出。今天是八月初九,咱八月十二开市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《銮声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最酷中文网zkzww.com,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

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

玩泥巴的兔子
路也穿剧了,穿成自己配音的《暗恋成瘾》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,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。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,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,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,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。路也穿过来的时候,和反派待一屋里。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,而他……好像也喝了?!路也:卧了个大槽!事后路也匿了,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,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。
言情连载44万字
大哥救我,爹爹救我!

大哥救我,爹爹救我!

神仙老虎
宋景辰不想做权臣,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。于是——宋景辰日常:哥哥救我。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——爹爹救我。后来,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:春衫倚风横玉箫,作天海风涛之曲,吹幽忆怨断之音,吹皱满池春水。公子如玉。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——宋景辰出没,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:不准再闹,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。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
言情连载48万字
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

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

一片雪饼
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。第一周,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,从几百、几千,到几万到不等,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,头上的数字是0.00001,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。第二周,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,且不受控制,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,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,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。而且,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
言情连载185万字
军营小食堂

军营小食堂

遇罗
预收《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》求收~——正文已完结,番外日更中——本文文案: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,成了一个女扮男装、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。作为女主的对照组,原身干啥啥不行,天天挨骂受饿,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,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。穿书后,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,但江婷选择躺平。什么建功立业,光宗耀祖,封官加爵,名垂青史,她都不感兴趣。伪装之下,她手不能提,肩不能扛,偷懒耍滑,叫苦连天,最后被无情
言情连载77万字
春水摇

春水摇

盛晚风
【日更++更新时间不定】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。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,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。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,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“意外”,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。她貌美,温柔,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,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,她都会温和应下,然后仰头吻他,轻声道:“小玉哥哥,别生气。”赫峥表字祈玉,她未经允许,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,让赫峥不满了很久。他以为他跟云
言情连载25万字
薄雾[无限]

薄雾[无限]

微风几许
【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@风太大我听不懂】【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,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】超忆症,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,大到世界转折,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。他们过目不忘、求知若渴,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。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。另外,传说他是个Gay,长得还很漂亮。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,就炸开了锅。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,深度恐同。不仅凭着超强
言情连载42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