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风吹过,炎热的气息入侵人的精神,脑袋快要沸腾,四肢短暂麻痹,除了眼睛尚能运作,装下眼前的人,身体其余的部位通通被燥热所侵蚀,一起怠工。

那双浅蓝色的眼睛短暂地涌现出一丝压抑不住的情感,继而,沈舟渡需要用力咬住自己的下唇,才可以控制住自己这如同夏日热浪一样汹涌的感情。

他表面上的无动于衷,让孟为鱼有一种他其实也没有那么在意这件事情的错觉。

“有什么好做不到的?”他确实是很没有良心的,“话说,国内根本就没有同性婚姻法律吧,就算我真的要和你……”

“做不到,我不答应,而且比起所谓的婚姻,我和你做了更加没有办法切割的事情。”沈舟渡说话的时候,牙齿忍不住互相在一起大力摩擦,所谓咬牙切齿、所谓哑巴吃黄连。

“这个世界哪有不能反悔的事情?”孟为鱼觉得他说的话很好笑。

“因为我们办了收养手续!”沈舟渡今天异常上火,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说话的音调上扬。

偏偏孟为鱼熟悉的就是他现在的嘴脸,所以优哉游哉地笑着,毫不在乎。

“哇,这是脑子多不正常才会做这样的事情。”孟为鱼感慨完,好奇地问,“你收养我吗?”

沈舟渡郁闷地诉说着那件,明明是对方提议,最后却只有自己记得的事情:“你收养我。”

“哦,原来我是你的爸……”孟为鱼张开嘴巴就想要发出笑声,并且说一个低级的笑话。

沈舟渡仿佛对他的一切都了然于心,在孟为鱼的话开了个头后,立刻伸出手,猝不及防地捂住了他的嘴巴。

孟为鱼无辜地眨了一下眼睛。

“不许说!”沈舟渡厉声警告他。

孟为鱼的眼睛笑笑,随后一只手放在椅子上,身体朝沈舟渡对方向前倾。

沈舟渡的手随着他的动作往自己的方向收,隔着镜片的蓝色眼睛里的所有情绪,就像冰块要被着含笑的夏风融化。

“喂。”他不止不能说话,呼吸都要困难了。

沈舟渡被他所迷惑,立即放下手。

孟为鱼近距离和沈舟渡对视,他意图从那双蓝色的眼睛里找到一丝情愫,或者从自己的心底寻找一丝悸动,可惜的是,他两样东西都没有发现。只有一股闷热的风,吹得人的心头闷闷的,紧接着脑子也不好使了,只让孟为鱼想起了第一次见到沈舟渡的时候,曾经有过的一瞬间的想法:好漂亮的眼睛,比他买过的任何一颗蓝宝石都要明亮美丽。

如果能取下来,为自己所有就好了。

想法是不错,可惜这双眼睛并不是真实的宝石。

“算了,我要做的事情,我自己会处理,不需要你同意。”孟为鱼的脚踩住拖鞋的一边。

沈舟渡眼疾手快,立刻伸出脚,踩住了鞋子的另一边。

孟为鱼:“……”

沉默是没有用的,若只比拼不说话,孟为鱼不可能是沈舟渡的对手。

“你在做什么?”孟为鱼对他这种行为恨之入骨,要不是他现在脑子还不正常,岂会在这种地方,任由别人欺负自己。

沈舟渡一本正经地说着可笑的话:“你要是想离婚,鞋子就不给你。”

“我真是无语了。”孟为鱼和他杠上了,脚趾紧紧按住鞋子,同样不愿意放弃这双拖鞋的所有权,“这双拖鞋是医院给我的。”

“你在医院的钱是我付的。”按照沈舟渡的理解,所以这双鞋子的归属权是他的。

孟为鱼也是他的。

“难道我付不起住医院的钱吗?”孟为鱼觉得好笑。

“付得起,但是无法改变,你现在住院的钱是我付的事实。”沈舟渡冷冰冰。

“你真的很奇怪。”

“哪里?”

他们两个人,你一句我一句,中间没有任何的停歇,夹枪带棒,反复想要在争斗中占据上风。

这让孟为鱼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,他们会结婚,中间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缘由。

“为什么要阻止我离婚?”孟为鱼不解地碎碎念。

“你说话才奇怪吧,我为什么要和喜欢的人离婚?”沈舟渡伸出食指,指着近在咫尺的人,严肃认真的语气仿佛他身处神圣的教堂,在做什么了不得的祷告。

孟为鱼愣住。

沈舟渡的手指伸向孟为鱼的额头,就在孟为鱼以为自己要被打了的时候,那根手指温柔地戳了一下他的额头。就算是这样,毫无准备的孟为鱼还是下意识脑袋往后仰了一点。

他的视线和沈舟渡错过,金灿灿的阳光射进他的眼睛里。孟为鱼的眼前一阵恍惚,当他的脑袋回到原来的位置时,沈舟渡已经把脚挪开,将拖鞋的所有权让渡给他了。

又赢了!

孟为鱼穿上鞋子,一下子就笑了。

沈舟渡看着他兴高采烈的表情,不知道该庆幸自己可以确定这就是十七岁的孟为鱼,还是遗憾于如果他的记忆要回到过去的某个时间点,却为何是十七岁的那个春天。

孟为鱼穿上鞋子后,一抬起头,恰巧看到了沈舟渡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。他张开嘴巴,用一种命令式的语气对他说:“不许看我。”

当他的话说出来,沈舟渡来不及思考,几乎是下意识低下头,视线离开他的脸,固定在他的腰下。

这是一种长年累月训练出来的本能,他看着孟为鱼蓝白的衣角下,延伸出来的宽松裤子,以及被包裹起来的白皙双脚。他因为在车祸中的撞击,大腿上有淤青,更显得皮肤白得仿佛是透明的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最酷中文网【zkzww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死对头怎么变成我老公了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春盼莺来

春盼莺来

叶惜语
【下一本《劣情》求收藏~】微博@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/顶流x记者/浪子回头/少女暗恋成真/破镜重圆1、没人知道,叶莺高中暗恋裴肆。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,每天都听室友......
言情连载17万字
破云

破云

淮上
城市天空,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,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,现场发生连环爆炸,禁毒支队伤亡惨重。三年后,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,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。英魂不得安息,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,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。在本文人设中,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,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,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,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。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,没有
言情连载138万字
雾色纠缠

雾色纠缠

白鸟一双
★正文完结,番外ing~下本《孤独月亮》!☆强推好基友好文~破镜重圆《冬宜两两》by絮枳,小甜文《冬日特调甜摩卡》by葫禄,文案见下!★矜贵心机豪门大佬X明艳单纯建筑师|先婚后爱|男主暗恋成真,微博@白鸟一双商氏集团掌权人商叙,雷厉风行,阴沉威吓,做任何事都冷静自持,从未失过分寸。在此之前,南城没人想到,他会抢了自己外甥的女朋友。订婚前夜,酒吧里,撞破男友去见白月光的温舒白,则见过商叙的另一面。男
言情连载30万字
驸马跪安吧

驸马跪安吧

望烟
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,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。正值婚龄,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。琼林宴上,她的柔荑一抬,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,韶慕。君无戏言,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,自此不能为官,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,变为笼中雀。他不必再磨砺剑锋、灯下寒窗,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,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,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,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……新婚半年,最初的热忱淡去,安宜面对韶慕冷淡,亦不再强求,
言情全本25万字
千山青黛

千山青黛

蓬莱客
一个寻常的春日傍晚,紫陌花重,天色将昏,在金吾卫催人闭户的隆隆暮鼓声里,画师叶絮雨踏入了京洛,以谋求一个宫廷画师的职位。……背景架空唐朝。中午12点更新。有点存稿,但因为速度确实跟不上了,存稿用完的话就两天一更,见谅。4.8周六入V。
言情连载83万字
姜芙

姜芙

鹿燃
正文完结,修文,番外中......古言《凡心动》求预收,文案最下————本文文案——————【原名《宦妻姜芙》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,所以改了】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,不受重视,处处仰人鼻息。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,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,这辈子栽的彻底。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,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。婚后,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,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
言情连载48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