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愧是晶体人类,好气魄。不过希望等会儿做实验的时候,你也能保持这样的精气神。”余和春笑着说道,他知道,只要有第一个人签,接下卡都会陆续有人签的。

这也是为什么他会把丹尼尔的条款放在第一条。

庄沐看着丹尼尔,无奈地笑笑,似是自嘲他看着第二第三款,思考了一会儿,又问道:“如果我们全都撤出绿岭,你们会把我们安置在哪里?”

“在二号空岛,白月林和桂都在那里。有一件事情我从一开始就想问你们了——林仁去哪里了?还有涂山心心呢?”

“来之前因为曾经和白月林起了矛盾,他说不想过来,童嗣和他吵了一架。我本来想上去劝架,吵到最后,只好一记殇痕想给他一点教训,结果没想到,他人不见了。”丹尼尔面不改色地开始鬼扯,他只是为了让余和春误以为林仁已经死了,让他们不再去纠缠这唯一的幸运逃脱者而撒了这么一个谎,“尔达斯没有让林仁复活,现在白月林又突然暴走,我们也开始思考尔达斯是不是真的放手了……那个悲剧之后,涂山心心受不了刺激,也殉情了。”

在这个假设出来的剧情里,是丹尼尔自己误杀了林仁,所以他本人在叙述额时候也刻意伪装出些许悲伤和后悔。边上的几个人虽然一开始没有跟上丹尼尔的思路,但也在中间就想明白了。他们没有丹尼尔那么好地表演力,只好低下头佯装悲伤。

从某种程度上,低头之后余和春也就看不到真实的面部表情了。只是沉默,有的时候比言语更有说服力。

“哦,这样啊……愿逝者安息。”余和春并没有怀疑,因为丹尼尔的解释的确合乎情理,更重要的是,也合乎自己的意愿。于是他就选择相信对自己有利的信息了,不论真假,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,就和普罗大众一样。

人们总是愿意相信符合自己意愿的谎言,而非真言。丹尼尔深知这一点,人性最脆弱的,关于真言谎言的一点。

“回到刚刚的话题,二号空岛,人不多吧?”丹尼尔故作姿态地深吸一口气,平复心情,这样问道,“不让我们参与,这是简单的,但我们也不希望我们答应之后又有人来找我们的麻烦。”

“这是当然的了,乙方的条款里面就包含了这一条。我们会保护你们的隐私和人身安全。”余和春信誓旦旦地说道。

“我只怕你们自己雇了杀手,事后又把责任推卸。你们自己查自己的院,能保证不偏私?”庄沐重新接过话题,因为他的确比丹尼尔更有资格决定绿岭空岛。他问出了最致命的问题。

“我只能说,我们努力让每一天做的比昨天好。”余和春十分微妙地回答。

庄沐看了余和春一眼,然后就签了两次名字:“我们这样信任你,也希望你能信任我们……至少在现阶段,在冷静下来之前……我们想安静一会儿,安静地看着你们疲于应对小行星,水膜,还有尔达斯……你们绝不会轻松,就像之前丹尼尔所说,你们会后悔这样对我们的。”

“但这对于双方来说,是最好的妥协。我们不需要你们也能做的很好,这就是我们现在要证明的。等着吧。”余和春笑着说道,“就算未来要你们重新出山,也会说很久很久以后,我们要直接面对尔达斯的时候——我更希望没有你们或者妖姬,我们也能战胜尔达斯。

“无论是你们还是尔达斯,拿在手里都是个烫手的山芋,不是吗?你们对于空岛来说,就是和白月林一样不受控制的危险因素,必须排除。”

现在双方的意愿都已经明了,虽然对于绿岭方来说,为了白月林不死,无论是多少的牺牲,都必须要毫不犹豫地付出。

于公,她是只身抵挡灭世洪水的救世主。于私,她是独一无二的精神领袖,名为超越的妖姬。

没有人能取代她。

“圣灰和祭坛一类的东西,我可以给你们带过来,至于深渊的观测者之眼,我看你们是拿不到。深渊还在陆地,也就是现在的海底,就算童嗣帮你们开启亚空间通道,就算丹尼尔亲自出马,也是没有办法成功拿到的。”艾利兹先是在第四条款,关于自己不再担任某个职务上签了名字,然后这样说道。

“这话怎么说?”余和春一时间没有听懂。

“那可是观测之眼,他们现在就看着我们签字,无论我们计划多精妙行动多隐秘,都会他们提前知道。正教里面似乎也混有几个拥有异能力的教司,说不定还有尔达斯的援助……我建议你还是放弃观测之眼,那等神物就算弄到了也不一定能用——除非尔达斯希望你用,否则你是没有可能用得到的。”

“……有道理,的确,的确是这样。他们的情报永远比我们快一步,不,不止一步。”余和春现在已经想明白了,强人所难不会有任何结果,于是他亲自用笔划掉了那一行,“那么,我就要圣灰和祭坛,我们会找到更好的人选,准备充分之后,向尔达斯正式宣战。”

余和春只是认为现阶段人类文明与尔达斯抗争而已,现阶段,不代表永远。他虽然没有杨廷玉那么激进,但也想着前进,虽然速度有点慢。

艾利兹轻叹一声,签了字。

于是最后的目光落到了很久没有反应的童嗣身上。后者只感觉浑身突然发凉,就连后脑勺都有点不是自己的了。

“真的会死吗?一百零八片太多?”庄沐皱眉问道。

“我给三十六片,再多就会伤身。”童嗣沉声道,“最多六十四片,不能再多了。”

“一百零八片,不给就别签。”余和春面无表情地说道。

“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死给你看?”童嗣怒道。

“就怕你不敢。你一个妖王,难道就没点保命放手段?除去所有鳞片不让你有性命之忧,只是会让你花费很多时间恢复而已,而且,会很痛——这也是艾利兹告诉我的。”

童嗣顿时陷入了沉默。

许久,他又开口问道:“能不能分几次?”

“同一次的气血是最好的。”余和春依旧坚持,其实他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,简直可以说是司马昭之心。

他就是想童嗣死。

可是童嗣没有办法拒绝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最酷中文网【zkzww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人间有洪水猛兽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大国崛起1980

大国崛起1980

大江流
【安利完结文《大国制造1980》】【每晚9点更新】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,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。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《锅炉》上,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,设计落后,水平低劣,质量堪忧,服务差劲,在业内成了著名“臭老鼠”!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:谁能解决问题,谁来当厂长!许如意:我能啊。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: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?从臭老鼠成为
言情连载36万字
夫君的秘密

夫君的秘密

韫枝
(sc,he,日更。下本《明月痣》or《娇生豢养》).嫁入沈家一旬,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。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、稳重有礼的丈夫,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。闺阁之中,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,望向她时,处处......
言情连载18万字
天鹅梦

天鹅梦

穗雪
【下本《今天也要谈恋爱》求个收藏~】跳芭蕾的仙女x玩艺术的京圈少爷谢堰时是A大出了名的校草。程以蔓跟舍友...
言情全本48万字
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

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

欠金三两
原名《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》预收《不要靠近师尊》女师男徒重生文《论如何迫害大师兄》疯批圣父男主《是妖怪就不可以吗》收下各种男配妖怪《你有白孔雀吗》性格古怪白孔雀追不到的火葬场——本文文案李弱水穿书了,系统要她攻略那个温柔贴心、笑如春风的男配路之遥。她做好了准备正要开始演戏时,猝不及防被这位温柔男配用剑指着。李弱水:?他慢慢凑近,唇角带笑、语气兴奋:你是如何知晓我名字的?看着他袍角的血,她觉得有必
言情连载72万字
驸马跪安吧

驸马跪安吧

望烟
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,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。正值婚龄,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。琼林宴上,她的柔荑一抬,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,韶慕。君无戏言,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,自此不能为官,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,变为笼中雀。他不必再磨砺剑锋、灯下寒窗,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,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,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,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……新婚半年,最初的热忱淡去,安宜面对韶慕冷淡,亦不再强求,
言情全本25万字
乃木坂的奇妙日常

乃木坂的奇妙日常

长明烛
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:黑石召唤者,坑嫂第一人,飞鸟集作者,头号南黑,玩花专业户,大阪少女杀手,乃木坂二代目火影,amazing教副教主,爱吃荞麦面的假面骑士,老年人的知心伙伴,真正的贝尔-格里尔斯,乃木坂动物园园长,温泉组第四人,笨蛋的补习老师,under救世主,乃木坂家长们的贴心小棉袄,北海道驱魔人,作死最多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,康子的微笑守护者,赌神,乐器之神,画伯们永远滴神,当代李白,艺能界
言情连载84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