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像有人在叫自己,在漫无边际的黑夜中,好像有人在叫自己。

这样的认知令裴云洲涣散已久的精神都振奋了起来,下意识就向着声音的来处望去。

他看不到那人的面容,但是他好像看见了光。

裴云洲跌跌撞撞地向光跑去,直至撞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。

费力地睁开眼,就见裴冽坐在床边,阳光透过窗子照在他的身上,原来他就是那束光。

“别再吓我了,”裴冽低头吻了吻裴云洲的眉心,“洲洲,我们和好,好不好?”

对昏睡已久的人来说,就连开口都是很困难的一件事,仅仅是这样简单的动作,都要耗尽裴云洲全身的力气。

但即便如此,裴云洲还是听见自己沙哑的、甚至带上了哭腔的嗓音对裴冽说道:“不好,我们不和好,我们根本,就没有吵过架啊,阿冽。”

躺着的姿势能让裴云洲清楚地感觉到,好像有冰冷的水沿着他的侧脸流淌下来。

他好像又哭了。

或许当真如裴冽所想,他就是这么一个以爱意为支撑的人,自从裴冽来了以后,他的精神肉眼可见得好了不少,甚至再过了两天都能下床,并且继续处理北城新区的工作。

裴云洲本以为孤儿院的事将成为自己挥之不去的梦魇,但事实上他的工作效率依旧很高,那些痛苦的回忆,好像也只是回忆。

所有的事情都回到了原点,没有打碎的花盆,被扔掉的花束和那害自己和阿冽的关系降到了冰点的一跤,一切都还没有发生,父母仍旧是爱自己的父母,阿冽也依旧是最贴心的男友。

只是现在的生活虽然平静,裴云洲的心底却总是有些不安。小舟虽然行驶在了风平浪静的大海上,可是船上的他依旧觉得自己摇摇欲坠,好像随时都要跌进海里。

“小舟,怎么了,还不去换衣服吗?”见裴云洲不自觉地开始走神,裴母温柔地拍了拍他的肩膀,仿佛他仍旧是自己最爱的孩子一样,“生日宴很快就要开始了,你可是今天的主人公,不能迟到的呀。”

“啊,好的母亲,我这就去换衣服。”裴云洲从混沌中惊醒,这两个月他总是莫名地走神,就连自己多说不清是为什么。

今日是他的生日宴,他本央求父母同意自己将裴冽也带来,但父母实在不肯答应他的请求,他也只好退而求其次,选择在生日宴结束后的晚上,再单独地和他的阿冽一起过这个重要的日子。

北城新区的事务告一段落,今天的生日宴一过,他也即将接过裴氏的股权,之后就能按照约定和阿冽一起休息一段时间了。

裴云洲正要拿起他惯常穿的西装,母亲便突然按住了他的手,同时将一个包装静美的礼袋递到了他的手里:“这是给你的二十四岁生日礼物,拿着,小舟,穿这个,这是爸爸妈妈特地为你的生日订制的新衣服。”

自从他接管了公司以来,他也就成了大人,父母就没怎么再送过他礼物了,而在二十四岁的生日这样一个盛大的日子里,父母竟然特意为他裁制了新衣,裴云洲不免有些感动。

“谢谢母亲,我这就去后面换上。”

然而,在更衣室里拆开包装后,裴云洲的神色却不由有些凝滞。

白色的西装在商务场合本就不算得宜,这件西装上甚至缀满了亮片和羽毛,虽然看上去很漂亮,但也实在显得不够庄重。

裴云洲正想打电话给母亲询问一下,手机上就收到了来自裴母的短信。

“小洲啊,妈妈亲自给你设计的款式,喜不喜欢?妈妈最喜欢白色了,像我的小洲一样干净的颜色。而且这是你的大日子,妈妈特意添上了好多的亮片,今晚你一定会是全场最闪耀的存在,小洲,妈妈永远以你为骄傲。”

原来是母亲特意为自己设计的,那么不合适就不合适吧,怎么能辜负母亲的心意呢,他这些年的努力,本来也只是希望父母能开心啊。

想到这里,裴云洲毫不犹豫地将衣服往上套。

这套衣服意外得合身,腰线、臀形都剪裁得刚好,裴云洲看向镜子里的自己,身体线条简直被勾画得一览无余。

……这样真的可以吗?

裴云洲突然有些不知所措。

他不是看不出商场上某些人望向自己的眼神中所带的不善,相反,正是因为他能看出,才愈发注重着装的严肃,也时刻保持脊背的笔挺,所穿的衣服,都是能将惹人遐想的线条遮蔽的。

可是今天这身衣服,实在是他从未有过的尝试。

“妈妈只是希望,你能成为宴会上最璀璨的存在。”母亲温柔的嗓音在耳边响起,裴云洲顿时就为自己方才的想法感到愧疚。

母亲只是希望他能以最耀眼的姿态,自父母手中接过象征着裴氏大权的戒指啊。

换好了衣服以后,裴云洲从更衣室向酒店大厅的方向走去。

裴家虽然比不过那些扎根明城已久的上流世家,经过这些年的经营也不逊色多少,裴云洲的生日宴在明城最大的酒店里举办,几乎明城所有上流世家都会前来参加,因此,在进入大厅之前,裴云洲特地打起了精神,不想让裴家因为自己而被看清。

在所有人惊艳的目光中,裴云洲自门前的红毯缓步走向大厅中央的主桌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最酷中文网【zkzww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死遁后病美人火葬全员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

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

一片雪饼
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。第一周,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,从几百、几千,到几万到不等,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,头上的数字是0.00001,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。第二周,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,且不受控制,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,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,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。而且,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
言情连载185万字
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

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

玩泥巴的兔子
路也穿剧了,穿成自己配音的《暗恋成瘾》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,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。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,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,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,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。路也穿过来的时候,和反派待一屋里。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,而他……好像也喝了?!路也:卧了个大槽!事后路也匿了,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,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。
言情连载44万字
封神:开局一个凤凰分身

封神:开局一个凤凰分身

想静静的顿河
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,面对这个大劫将至,九死无生的局面,凡人毫无反抗之力......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。什么“天降玄鸟”什么“凤鸣岐山”,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!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?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?回去等死吧!
言情连载27万字
惊!天降老公竟是首富

惊!天降老公竟是首富

公子衍
许南歌结婚了,她自己却不知道,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!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,从小摸爬滚打,苦苦求生。一个是天之骄子,高高在上。两人地位天差地别,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,可等着等着,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:“老婆,可不可以不离婚?”众:??【女强,马甲,霸总,强强对决,1V1】
言情连载102万字
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

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

有花在野
【第一卷·末日将至·完】【防盗70%,有事会请假。】-本文文案-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,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。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。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,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,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。听说,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,堪称梦中情工。只不过……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?进入消失的一号线,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,长着鱼头的鱼人
言情连载279万字
破云

破云

淮上
城市天空,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,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,现场发生连环爆炸,禁毒支队伤亡惨重。三年后,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,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。英魂不得安息,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,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。在本文人设中,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,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,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,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。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,没有
言情连载138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