蒋慕橙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最酷中文网zk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前一晚宋苡澄即便做好了防蚊措施,依旧在操场上被叮个不轻,她明明和陆瑶一样,也是跟着节奏嗨唱,受伤的却只有她。

回宿舍以后,她挠了许久不得消停,许云初看不下去对着她喷了一通花露水,自此宋苡澄人生第一次又丰富多彩了一笔。

热浪奔腾的晚风里,她和蚊子做过伴。

周一顶着蚊子包看到老板专属电梯门打开时,她望着对面镜子里脸颊上明显的红色蚊子包,还是自觉地躲到了旁边。

周四下午要出发去团建,这是易恒科技的传统,每年夏天再忙也会抽出两个工作日去休闲放松。

九月新品要开发布会,集团品宣部门和产品组在周四一早安排了会议,不可推迟,其他同事在办公室闲聊,难得放松,米欣临时叫上几个男同事去采购,带着路上吃。

宋苡澄则留在公司给米欣做些辅助性工作,为了方便大家回程自由决定行程,这次团建都是选择自驾出行。

米欣提前统计了开车出行的同事,并将其他同事分配到不同的车里,宋苡澄打好米欣事先准备的表格,又跟楼下保安打了招呼,预留了10辆车的临停车位,只等十一点产品组会议结束便出发。

今年选定的团建地点是宜市湿地森林世界,住宿安排了开元五星级度假酒店,距离南城一点五小时车程。

十点四十,米欣采购回来,宋苡澄通知大家准备下楼,等产品组同事回来都下去后,她收好定的酒店行程单拿上包下楼。

原本安排的是米欣和宋苡澄乘坐sin的车,宋苡澄自觉地按照米欣说的黑色suv找到了最边上一辆,太阳太烈,她打着伞也没仔细看,车窗暗色的玻璃遮挡住了视线,她敲了敲车窗,谢斯南从里面落下车窗,确认无误后,宋苡澄打开后座车门准备要上时,才发现后座没人。

不久前几分钟,米欣明确地告诉她外面太热,她先上车等,眼下车上没人,她倒是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车,但看着驾驶座上的人,她确信是sin,于是慢吞吞开口尝试性问了句,“米欣是去上卫生间了吗?”

谢斯南下巴往左侧的方向指了指,意思是她上了那边的车,宋苡澄眼下真是懵了,她准备发信息给米欣问问情况,便听到他说:“先上车。”

车门一直被打开着,外面的热浪猛烈地往里涌。

宋苡澄下意识地往后座去,抬眸的间隙发现谢斯南从后视镜里看自己,一般只有司机开车的时候,客人才坐在后座。想到这,她从后座下来,打开副驾驶车门时,像是做了不少的心理建设。

“sin,这车只有我吗?”

谢斯南车上原本只带一个人,严康晨,但是在宋苡澄坐上副驾驶的那一刻,他看到严康晨去了sin的车,于是淡淡地回:“是。”

十辆汽车排着长龙,一辆辆从大厦前的环岛驶离,宋苡澄手抓着身前的安全带,看起来有些许紧张,谢斯南看后视镜的间隙瞥到她的表情,“和我同车很不适应?”

“不是。”宋苡澄察觉到自己的紧张被发现,攥紧安全带的手松了松。

“别紧张,我的车技不比sin差。”谢斯南尝试让气氛放松些。

“你,sin?”宋苡澄短暂地脑子转不过弯,分析着这句话里的歧义,他这句话的意思应该是他和sin不是同一人,难不成他是老板?宋苡澄为自己的大胆猜想吓地冒起了冷汗,一时间都忘记她没法坐在前排座位的阴影。

谢斯南开车算不得稳当,他习惯性地以最快速度到达目的地,今日却格外平稳一些,眼看着旁边的车子经过一辆又一辆,连带着sin路过时都摇下车窗,对他作出一脸吃惊的表情。

宋苡澄这时候不知道说什么,从包里翻出手机,准备发信息给米欣,又觉得这样是不是不太礼貌,前几日眼前这位大好人还送了她学习资料。

“书看得怎么样?”谢斯南率先打破沉默。

“刚开始看,不懂的地方挺多。”宋苡澄回答地按部就班,不懂得地方岂止是挺多,根本就是无从下手,让她一个艺术类的文科学生回炉重造物理知识,简直比登天还难,但客套话还是得说,“不过还是要谢谢你......”

到这里,才发现之前叫惯了的sin已经不合适。

与其猜测,不如干脆问个清楚,“还没问怎么称呼你?”

“谢斯南。”

谢斯南三个字像炸在耳边的鞭炮一样,轰地宋苡澄脑子嗡嗡作响,眼前的人,来来回回和她有交集的人竟然是她之前的相亲对象,准确地说是她的婚约对象,一时间她呼吸不畅,口水呛在喉咙里咳了好几声。

绿灯不合时宜地转为红灯,城区主干道红灯时间很长,红灯上显示的数字99甚至都没开始往后倒退,宋苡澄心里乱作一团。

谢斯南侧身从后座拿了瓶水递了过去,宋苡澄接了过来,尝试着用力拧了两下,分毫未动,好像今日这水瓶格外和她较劲,她往前拿了一些,准备再次使力时,修长好看的骨节露于她的视线,稍微用力,瓶盖自然地垂落在他掌心,然后放在一旁置物架上,水瓶再次回到宋苡澄手里。

“你是不是早就认出我了?”宋苡澄喝了半瓶水,心情平复了许多。

“也不算很早,那天在缦禾才知道。”谢斯南如实回复,宋苡澄在公司加班的第二天,他确实问米欣要了她的简历,但当时并未往深处想,真正知晓她是宋晏清妹妹,是被挡下三杯“断片”的晚上。

“所以你送我书,也是因为我哥的关系。”宋苡澄生怕误解了他作为同事的好意,再度确认,不得不说,除却谢斯南这个名字,他在她心里的印象还是不错的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似婚

似婚

今雾
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,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,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。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:真这么喜欢?林予墨不以为意回:还可以吧,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。没想到,她看上人......
言情连载6万字
初为人夫

初为人夫

上官赏花
【下本预定《极限接触》|微博@上官赏花】【18点日更|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】好消息,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。坏消息,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。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,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,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——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,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。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,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……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,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,又闭嘴了。本以为开学
言情连载36万字
天机之合

天机之合

西朝
【文案已到】【晚9点更】太史令沈逍,出身尊贵,清冷孤傲,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,执掌帝京神宫,上勘天机,下断迷案,被世人称为“一语千金”。万事顺遂的人生里,唯一的不幸,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“天定”的姻缘,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。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,和她那些鸡犬升天、趋炎附势的家人,就不觉暗自冷笑。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,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,姻缘是不是“天定”,还不是由
言情连载19万字
惊!天降老公竟是首富

惊!天降老公竟是首富

公子衍
许南歌结婚了,她自己却不知道,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!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,从小摸爬滚打,苦苦求生。一个是天之骄子,高高在上。两人地位天差地别,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,可等着等着,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:“老婆,可不可以不离婚?”众:??【女强,马甲,霸总,强强对决,1V1】
言情连载102万字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忘书
专栏预收《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》求戳嗷呜~◆【收尾中】【世界五可宰】【18点更新】稚乔刚破壳,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。“你要让反派爱惨你……救命!哪来的婴儿工?!!”在系统一连串的“完了死定了”尖叫中,小稚乔粘上蛋壳,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,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……的腚下。疯批影帝(嘲弄):新型幻觉?病娇厂公(眯眼):暗算本座?魔化仙尊(冷笑):外置金丹?……蛋壳再次破开,露出里面粉雕玉
言情连载59万字
维持女配的尊严

维持女配的尊严

淅和
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,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,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,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。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,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,只为站到女主面前,将笔记递上。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,做事我行我素,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,换上规整白衬衫,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。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。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,他带的,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,他
言情全本95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