奔跑的胡萝卜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最酷中文网zk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元春从没相信周高昱真是来明园避暑的,太上皇正在宫中端坐,朝臣态度尚在暧昧阶段,如此人心浮动之时,他出来只可能有更大的谋划。

初来时带着元春跑马游园只是障眼法,不巧因为坠马一事,意外耽搁了好些时候。

等自己好的差不多了,自然该乖巧地找借口给他施展的余地。

所以,元春真不怕他会另找他人排解寂寞。

只怕他巴不得众人以为愉嫔不能伴驾,皇帝就失了在后宫走动的兴趣,以此来掩饰那不合时宜的繁忙呢!

元春自以为给皇帝出了力,所以今日要去给他讨些利息。

海宴殿门口看见元春时,刘顺子很意外。这位娘娘虽然得宠,可私下从未主动来找过皇上,今儿个真是稀奇。

心里想着,人就麻溜地蹭进殿里把外头的情形说了。

周高昱愣了一下,后摆手让人收了桌子上的密折,另放上几本闲书做掩饰,才示意刘顺子去把人领进来。

玉罄提着食盒,恭顺地跟着元春进了海晏殿,连眼风都没有乱瞟。

元春单独陛见的时候,脸上都是欢愉的神色,让人看了就觉得敞亮。

周高昱看她一碟碟端出小食,有莲子粥、猪肉脯、丝瓜糖、糟鸭掌、梨条等数种,虽不合规距,但红绿相间,看起来颇有食欲。

元春亲自净手给周高昱布菜,笑意盈盈地说:“皇上尝尝,这些小碟儿都是臣妾近来吃着好的,虽登不上大雅之堂,倒还顺口。

莲子粥是滚过之后放温的,配着这梨条,酸甜可口,正合这个天气!”

周高昱忙了一早上,午饭也嫌腻味没吃几口。

如今就着元春的手尝了尝,竟真畅快吃了一碗,还略觉不够。因他一贯严于律己,也不叫添,顺手放下了碗碟。

刘顺子在一旁看着,眼珠都快掉碗里了。他是恨不得主子多吃些的,可恨明园的膳房不晓事。

难得有伺候主子的机会,愣是卯着劲地想花样,日日肥鸡大鸭子。

说让做个清汤,都必要用荤汤打底,愁得刘顺子狠说了几回。越发骇得他们战战兢兢,不求有功但求无过。

要不是知道皇帝必定不许,刘顺子是定要遣人回皇城去召人的。

周高昱本人不重口腹之欲,因太上皇还留在宫里,他出行时就没大张旗鼓地叫人。

这些日子饭菜确实不合胃口,他也只当是苦夏,随便用了两口就去忙自己的,完全不知道刘顺子的一番担心。

如今,这一碗合口的稀粥痛快下肚,仿佛将连日来的疲惫不快也一扫而空。

元春看他这风卷残云的样子也有些愕然,这本是她找来的借口,没指望皇帝能吃几口。

如今看着这样子,倒还歪打正着?如此更好,俗话说吃人嘴短,拿人手软。

元春在刘顺子期待的目光下,飞快地夹起一块肉脯放在了周高昱碗中,止住了皇帝停筷的举动。

“陛下再尝尝这个,是这边儿厨子新想的法儿,刷了果泥烤的,和咱们以前放香料的法子不同,味道轻些,不容易上火。”

周高昱捡了一块尝了尝,点头道:“有些意思……”

随后又将元春力荐的几样都尝了,已有七八分饱。

这才停了筷子盥洗漱口,笑道:“朕的御膳倒不如你那里讲究了,难不成这些奴才有了好东西,倒都先紧着你那边不成?”

“全天下的好东西,可不都得先紧着陛下嘛?只是天子威重,下头的人不敢造次,所以一应供给,只敢按着规矩来罢了。

不像臣妾,喜欢什么,不喜欢什么,都明白说与他们。他们知道臣妾喜欢新鲜东西,这才绞尽脑汁想着法儿来孝敬,所以偏着了些好东西。

皇上……不会怪臣妾靡费吧?臣妾可都是赏了银子的,而且,动用之物都是平常东西,绝不敢僭越!”

“好好的,怎么说到那上头去了,朕知道你一贯是有分寸的。喜欢什么,说给下面,让他们敬上来就是了。

奴才若是伺候的好,打赏随你心意。你如今是一宫主位,分例之内的东西还要自己花钱,这宫中还有规矩吗?可不成外头的买卖行市了。”周高昱皱了眉头不悦道。

元春听到这话愣了一下,随即把手中的帕子一放,扭身坐到了一旁的凳子上,气鼓鼓地不说话。

刘顺子瞧这情形不对,手中拂尘一摆,眼神示意左右退下。自己也迈步低头,移到殿外去了。

“怎么了,朕说你一句,还不乐意听了?摆这样的架子,越发娇惯了!”意思严厉,语气却带着七分纵容、三分无奈,伸手将人揽到怀中。

元春半恼半怨说:“陛下偏了臣妾的好东西,还要嫌臣妾没出息。

臣妾又何尝不知道这宫中的规矩,只是规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。

明园的奴才们盼了多年才盼到圣上降临,也该给他们沾沾恩泽。

也怪臣妾一时着相了,脑子里老转不过劲儿来。从前在家中,便是姑娘主子们偶尔想点儿新鲜玩意儿吃,都要自己拿了钱另买另添。

不怕皇上笑话,臣妾那时的月例银子,不是买了脂粉,就是祭了五脏。到了如今,这没出息的脾气也没改过来!”

“哼……”周高昱闻言忍俊不禁,笑道:“以后不必如此,要什么胭脂水粉,吃食东西,只管吩咐下去。朕自问还养得住你!”

“多谢陛下,此话当真?”

周高昱佯怒道:“君无戏言!”

元春闻言更喜,双手伏在周高昱胸前,强压住眼里的热切,试探着问: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

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

欠金三两
原名《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》预收《不要靠近师尊》女师男徒重生文《论如何迫害大师兄》疯批圣父男主《是妖怪就不可以吗》收下各种男配妖怪《你有白孔雀吗》性格古怪白孔雀追不到的火葬场——本文文案李弱水穿书了,系统要她攻略那个温柔贴心、笑如春风的男配路之遥。她做好了准备正要开始演戏时,猝不及防被这位温柔男配用剑指着。李弱水:?他慢慢凑近,唇角带笑、语气兴奋:你是如何知晓我名字的?看着他袍角的血,她觉得有必
言情连载72万字
春盼莺来

春盼莺来

叶惜语
【下一本《劣情》求收藏~】微博@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/顶流x记者/浪子回头/少女暗恋成真/破镜重圆1、没人知道,叶莺高中暗恋裴肆。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,每天都听室友......
言情连载17万字
春水摇

春水摇

盛晚风
【日更++更新时间不定】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。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,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。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,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“意外”,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。她貌美,温柔,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,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,她都会温和应下,然后仰头吻他,轻声道:“小玉哥哥,别生气。”赫峥表字祈玉,她未经允许,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,让赫峥不满了很久。他以为他跟云
言情连载25万字
坠落

坠落

甜醋鱼
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,周挽内向默然,陆西骁张扬难驯。两人天差地别,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。谁都没有想到,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。接着,流言又换了一种——陆西骁这样的人,女友一个接一个换,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,不过一时新鲜,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。后来果然,周挽转学离开,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。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。直到那晚酒醉,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,被挂断又重拨,直到周挽终于接起。她没
言情全本62万字
雾色纠缠

雾色纠缠

白鸟一双
★正文完结,番外ing~下本《孤独月亮》!☆强推好基友好文~破镜重圆《冬宜两两》by絮枳,小甜文《冬日特调甜摩卡》by葫禄,文案见下!★矜贵心机豪门大佬X明艳单纯建筑师|先婚后爱|男主暗恋成真,微博@白鸟一双商氏集团掌权人商叙,雷厉风行,阴沉威吓,做任何事都冷静自持,从未失过分寸。在此之前,南城没人想到,他会抢了自己外甥的女朋友。订婚前夜,酒吧里,撞破男友去见白月光的温舒白,则见过商叙的另一面。男
言情连载30万字
龙族:一人之下路天师

龙族:一人之下路天师

九九山人
路明非,有个弟弟叫张楚岚,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。“天师度,炁体源流,五雷正法,逆生三重,通天箓……”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,回到龙族的世界。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,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,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。龙,他要屠;爱的人,他也要护。如此才称得上健全!这力量,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。【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,讲明白前因后果,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!
言情连载15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