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逾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最酷中文网zk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姜夫人见到邓玄籍,满是疲惫的脸上不由露出一丝笑意。

她也是范阳卢氏的女儿,与邓玄籍的母亲是堂姐妹。两人同样出自旁支,待字闺中时,常常在一处读书习字。

虽出嫁后两人再未见过,此时看着邓玄籍,眉眼间与她竟有几分相似,更是打心眼里当他是自家晚辈。

沈峤静静地跟在她们身后,才进了门,就听见一阵极力压抑的咳嗽声。

姜夫人让侍女沏茶,苦笑道:“自你上次来过,他心情不错,咳得也比往日里少了许多,可精神头却更差了,我已给你几个表哥都去了信,也让他们有所准备。”

表哥?沈峤惊讶地看了邓玄籍一眼,没想到这人与姜县令还有一层亲戚关系。

细想却又不觉得奇怪,此时士族之间多有通婚,几个大姓嫡系之间更是只在内部联姻;身份低一些的小士族,也多以娶到这几家的女儿为荣。

邓玄籍的祖父官至中书令,他的祖母或母亲出自这些士族,也是情理之中。

正自想着,却听邓玄籍说道:“姨母,这位沈大夫,是先沈太医的女儿,也是我的朋友。她在潭州多年,对姨丈很感敬佩,故而前来探望。”

姜夫人微怔,起先她并未注意这个一直沉默的女孩儿,这时细细打量,见她面容沉静,眼神清亮,就知不是轻浮之人。

她朝沈峤微微一笑:“沈姑娘有心了,去岁你父亲沈太医抱恙,还来为外子看诊,我都记在心上。”

沈峤连忙回礼,盈盈一低头,更显得端美非凡,犹如山间清露、泓月清辉一般。

姜夫人心中一动,眼光扫向邓玄籍,不由试探道:“六郎,我记得卢氏那边曾有风声,言邓相想要亲上加亲。听闻卢家似也有意将嫡支的女郎许配于你,如今可有定下是哪位淑女?”

邓玄籍没料到她突然提及此事,在沈峤面前说起自己的婚事,总令他心中密密麻麻如针刺一般不安,却不能不解释。

“祖父是曾有意,只是卢家并无年纪相当且未婚配的女郎,只好作罢。”

见沈峤一脸好奇,他不禁多说了几句:“现下京中,如我这般年纪尚未成家的,也不在少数。祖父允我先行立业,再提婚事。”

姜夫人摇头,轻轻掀开茶盖:“所谓成家立业,成家总是在立业之前。过了及冠之年,或许没成亲的还多,没定亲的可不多了。”

“其实就算年纪不相当,先定下来,你等个几年,不是刚好?再过几年,才是耽搁。”

说罢,她抬头觑了一眼邓玄籍神色,见他只是微笑,却不点头,心中就有了数。

想到前些日子母家的来信,她微微叹息,她本以为是邓相要退,卢氏反悔;原来当事的两位小辈也均不情愿,诸番因素干扰下,这才真正作罢。

她又转头看向沈峤,轻声问道:“沈姑娘也未曾定亲吗?”

沈峤笑笑,她与郑学鸿曾经的婚约,两人都不欲再提,自然作废。

如今政令对女子还算宽松,她作为独女,可以继承父亲留下的医馆,不必交由官府或宗族。既然可以自食其力,她自然不愿再与别人有所纠葛。

“父亲走得急,我只愿能深研医术,继承父亲遗志,也没有定亲的想法。”

听她这样说,姜夫人一愣,失笑道:“你们两个倒是一样的说法。只是你是姑娘,若一直拖着,可是真的会耽搁一辈子。”

沈峤只是微笑,轻轻抿了一口茶水。

姜夫人一叹:“年纪上来了,总是容易关心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事。走吧,我带你们去探病。”

姜县令倚在床上,室内由一名医士,并几个婢女在一旁侍候。

他喉咙中不时发出一阵急促的喘息,显然是十分气短,整个人形容消瘦,面色枯槁。

沈峤一看,就知这是严重的肺积,用现代的话来说,已经到了肺癌晚期。

她心中摇头,这是真的不治之症啊!

看见沈峤背着的药箱,他笑了笑,微微点头以示招呼:“玄籍,其实我心中清楚,我的病已是回天乏术,你关心县中事务,不必再为我费心。”

邓玄籍笑道:“沈大夫很是敬佩您这位父母官,一定要来探望您的病情。”

姜县令就好奇地看向沈峤,挣扎着想坐直身子:“我任上六年,并无什么功绩,很是惭愧,小娘子怎么会敬佩我呢?”

话还没说完,喉咙中发出一阵止不住的咳嗽。

沈峤连忙上前扶他坐好,顺便搭了搭他的脉搏,对他微笑道:“我无意认识了一位陈娘子,得知是您留她在衙门中当差,觉得您很有魄力。”

“想必衙门中的一个小吏,盯着的人都不少吧?”

姜县令就笑了一声,似是很放松,笑道:“我记得她,是个拿命拼的女人。楚地近几年来匪患严重,我留下她,其实并没受到什么阻力。”

说罢,他忽然想起一事,叹道:“听说今年匪患较之往年还要严重,你新上任,可要多多费心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春盼莺来

春盼莺来

叶惜语
【下一本《劣情》求收藏~】微博@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/顶流x记者/浪子回头/少女暗恋成真/破镜重圆1、没人知道,叶莺高中暗恋裴肆。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,每天都听室友......
言情连载17万字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MM豆
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《庶子风流》的科举文中,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。原文中:男主裴少津是庶出,但天资聪慧,勤奋好学,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,摘得进士科状元,风光无两。反观嫡长孙裴少淮,风流成性,恣意挥霍,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,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。面对无语的剧本,裴少淮:???弟弟他性格好,学识好,气运好,为人正直,为何要嫉妒他?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,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,参加科考,共复
言情全本147万字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喜水木
文案: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,取了个女生的名字,留着长发,就连那张脸,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。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,花期越长,死气就越重。终于,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,让他......
言情连载28万字
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

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

宁翊
顾忱曾是穿书局的大佬,历经999个世界后终于可以退休养老。他选择回归平静生活,做个平平无奇的路人甲。于是与厉家掌权人联姻后,他天天喝茶看报,如愿成为一个毫无存在感的联姻工具人。直到——丈夫弟弟公司遭遇危机,丈夫远在国外。弟弟求到面前,给他塞了套西装,求他代替丈夫撑个场子。他叹了口气,脱下真丝家居服,戴上金边眼镜,出席商业谈判。第二天,弟弟拿下了项目,而offer塞爆了他家信箱,猎头打爆了弟弟电话。
言情全本38万字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络缤
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,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,这下有热闹看了!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,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,现在不得闹翻天。结果大家等啊等,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。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,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天天笑眯眯的,端着茶缸子,到处晃荡。只要有热闹的地方,一定能看到她。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,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,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,成天不着家。“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
言情连载47万字
初为人夫

初为人夫

上官赏花
【下本预定《极限接触》|微博@上官赏花】【18点日更|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】好消息,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。坏消息,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。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,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,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——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,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。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,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……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,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,又闭嘴了。本以为开学
言情连载36万字